家长必读:你真的知道小学教育有多重要?

2016-11-150阅读0

  

  小学教育到底有多重要?很多家长并不知道。小学教育的重要性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如果对小学阶段的学习与成长没有正确的定位,我们所有的努力只是在戕害小孩!文章作者彭明辉,台湾清华大学教授。

  小学教育比你想像的还宽阔

  小王子这本书一直试图告诉我们一件事:人一长大,就再也没有能力了解孩子的世界。连带地,我们也警觉不到孩子是用另一种方式在看世界的。

  尤其在小学阶段,我们急着想看到孩子在功课上的成绩表现,希望藉此确定他未来在社会上有优势的竞争力,并从而或者解除我们的焦虑,或者强化我们的虚荣心。

  因此,一方面小学阶段许多攸关孩子一生幸福的成长空间被挤压了,另一方面我们又经常用错误的评量标准在决定哪个孩子(或孩子哪方面的能力)较值得栽培。

  结果,攸关未来的能力被荒废了,没必要的繁琐细节又过渡地被强调了;值得被栽培的小孩被父母伤害了,得宠的小孩却又被误导了。

  如果我们不能从较宽广的视野来重新给小学阶段的学习与成长定位,我们所有的努力只是在戕害小孩;如果我们不能跳出成人世界习惯的成见,我们永远找不到小学教育的方法。

  

  孩子想不出自己要做什么

  荒废了小学阶段孩子人格雏形的培养,长大后或许就来不及了。因此,我们必须把眼光拉远,从更长远的教育观点着眼,回过头来看小学阶段的成长与教育目标。

  许多人都发现:现在的学生,除了别人要他做的事之外,从来都想不出自己要做什么;除了应付功课的能力之外,好像其他的情感能力和人格内涵都严重地欠缺开发。

  许多小孩都变成了“草莓族”:看起来鲜红可爱,随便捏一下就烂得汁液遍地;

  而所谓的“高材生”,知识技能远比我们当年发达,十几岁就会自己组装电脑,可是对人生的理解与想象,却空洞得可怕。

  我只能承认:人的价值观在高中就已略具雏型,到了大学,他们只会根据既有的价值倾向去选择哪些话要听,哪些话不听。到了大学,才要一个人开始去思考人生的问题,实在太晚了。

  一个高中毕业时还没有一点点热情的人,我没有能力教!一个对人生没有任何憧憬的人,你能寄望他在大学里面培养出什么样的理想?

  可是,假如一个小孩到了中学毕业时还不曾喜欢过任何东西,他到高中时又怎么可能培养出最起码的热情,和对于人生的憧憬?

  由此倒推,我不得不认定:我们必须在小孩子小学毕业以前培养出他对人、动物和大自然的情感,以及对自己最起码的信心。

  

  减负是为了给孩子犯错的机会

  在过去的教育传统下,小学教育过度注重知识性的细节,而且不太容许小孩有犯错的机会。

  我觉得这是一种浪费。就知识的教育而言,小学阶段的任务根本不应该太吃重,只要足以应付中学的课程需要就可以:写写汉字,会一些简单的计算,其它科目学会多少似乎都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总觉得,小学阶段不需要注意过多的细节,算数只要观念对,不小心计算错的毛病上国中后再更正就可以。偶尔写错别字,虽然麻烦一点,但是也没必要要求到一字不误的程度。

  孩子所谓的“犯错”,有时候只不过是他对事情有跟大人不同的理解而已,既不必然意味着低能,更不必然意味着“顽强”。

  所以容许他一些犯错的空间,只要不致于变成“骄纵”,他反而可以更放心地在和大人互动的过程中学得更宽广的知识;如果完全不给他犯错的空间,反而会让他或者过度紧张而无所适从,甚至焦虑过度而退化,或者干脆变得被动而死板。

  减轻学生功课负担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让他们有更多尝试错误的机会和时间,让他们有机会在大人硬梆梆的规矩和期望之外,探索一些未来可能会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也让他们逐渐找到面对书本和知识的健康态度。

  这些对知识的态度(为自己而读书,为了使生命更丰富、更有内在的光彩而读书,为了“自得其乐”而读书),以及获得知识的方式(即使没有人引导也敢自己去摸索),严重地影响着学童未来的发展。

  真的是一旦错在起跑点上,未来一生的努力将只是在扩大这个错误。

  如果我们忽视了这些教育目标,只在乎学习成效(更悲惨的是简化为“考试成绩”),或者抱持“反正他以后迟早要被中考折磨,所以小学只要快乐就好”的态度,那我不如果不是在荒废他们的成长阶段,就是在扭曲他们。

  

  培养孩子对已对人的态度更重要

  不过,知识的学习并不是教育唯一的目的。至少一样重要,甚至于更重要的,是要培养他们对人和对自己的态度。

  如果家长和老师没有诚意,再好的课本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如果家长和老师真有爱心,对孩童的未来真的是功德无量。

  其实,老师有没有爱心,有没有偏见,有没有歧视,才是小学老师是否适任最重要的指标。我回忆小学阶段,记得的只是老师对学生的态度,他们教得好不好,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如果我们在乎小学阶段的“人格教育”,我们必须体会到这个教育目标的艰难,如果没有家长的充分支持与配合,根本无法达成。

  譬如说,如果有家长坚持要小孩在学校就开始锻“把别人踩在脚底下”的斗争能力,那么不但老师无法管教这种学生,其它同班同学也将成为别人练习的箭靶。

  

  让孩子的人生过的更有“味”

  谈完知识的学习和人格的教育,对我来讲,还只是小学教育的三分之二。最后一个主题,但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情感教育:欣赏大自然,爱惜小动物,以及藉着音乐、绘画、舞蹈来发舒情感或情绪的能力。

  兴趣愈广的人,他未来的一生愈亮丽、开敞、宽阔。书没读好,中学时候还来得及补救;小学毕业时沾染上无聊的嗜好,或者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兴趣,要期望他以后有热情就很困难了。

  对于各种艺术的兴趣或才艺的培养,能在小学阶段就开始最好。儿童的音感,六岁以前必须开始训练,否则愈大愈难培养。

  很多人让孩子上才艺班,却不知道为的是什么。等到小孩子艺术方面的兴趣真的超过对功课的兴趣时,却又慌乱起来,怕小孩功课不如人。

  当然,要培养出一个人对艺术的敏感力是需要时间的,也没有说非从小学开始不可。但是,愈早开始,总是多给小孩一个机会。

  

  学习的表现并不反应天分的高低

  小学生所以难教,不能单纯地只是以为他们“不懂事”。有时候,小孩子之所以没有办法“守规矩”,是因为大人已经在被社会制约的过程中丧失掉太多人的可能性,而小孩子却还保有这些可贵的可能性。

  大人常常用过度社会化的眼光去看小孩子的世界,因此忽略了小孩子可贵的地方。小孩子在学习上的表现,有时候反应的不是他天分的高低,而是他接受社会制约,放弃非社会性本能的快慢而已。

  一般来讲,学习表现好的小孩天分通常都不错,可是这里头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自己没有独特的坚持与创意;学习表现缓的小孩天分往往较不出色。

  但其中也有一部分是特别有创意,思考比大人灵活,因此很难习惯于一种事事都有成规的僵硬体制(爱因斯坦显然就是这种例子)。

  小孩子是未经社会制约的有机生命,他用我们无法彻底了解的方式在感受这个世界,用他自己摸索出来的方式在接受外界的刺激和回应外界,他有他自己因人而异的成长节奏和次序,绝对不是我们可以准确预期和严格地加以规范的。

  面对孩子,我们只能不怀主观地给他所有可能的教育机会,而不要去判定谁有希望或谁没有希望。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在什么时机,在什么场合,你会因为那一句话,或那一种神情,对那一个人,造成那一种影响!

  

  不幸的是,许多父母都把事业上那一套“投资成本效益分析”的僵固心态带到家庭教育,也用来逼迫学校老师走回升学主义的老路。

  我们所有衡量小孩的方式与标准,全是社会既定的那一套学习与成就标准,它所考虑到的只是对既定规范的“学习能力”,顶多只能反映“升学竞争能力”而已,根本不见得能反映出孩子的创造性、独立性、主动思考等能力。

  至于与经济生活无关的人文与社会思考能力,根本就不曾认真发展出一套合适的评量标准,只是被粗糙地归纳在“语文学习能力”这个项目里头。

  用既有的学习评量标准,不要说没有能力评估出孩子未来在艺术、人文与社会科学的创造力,甚至连孩子未来在政治、经济、管理、人际沟通等重要的现实谋生能力,都没有办法加以评估。

  所以,爱因斯坦在学校里被当作“智能不足”。面对这样的教育评量体系,我们凭什么从小孩子的成绩去判断她们未来的成就?更凭什么去决定谁值得栽培?

  大人多半都早已忘记自己小时候的模样,也不愿意再重新从小孩的观点去看世界,只急迫地要求小孩迁就自己的生活秩序,而不管在这过程中可能会牺牲掉小孩子那些可贵的本能和天真的禀赋,甚至会不会造成他们的冤屈,乃至于个性的扭曲。

  一个好的家长或小学老师,必需要愿意(甚至乐于)重新从小孩子的观点看世界。